病理性心境恶劣中的注意与情感:来自惊吓反应调制与心脏减速的启示

2022-01-13 11:52:00 发布者: 查看:
本研究基于抑郁症中现有的ECI理论模型(Emotional Context Insensitivity,情感语境不敏感),采用能够诱发惊吓反应的被动观看情绪范式,测量惊吓眨眼反应及心脏减速的相关指标,以探究病理性心境恶劣人群中注意与情感倾向的模式。

1.研究背景

病理性心境恶劣被认为是亚临床抑郁,然而针对该症状人群的研究却寥寥无几。本研究基于抑郁症中现有的ECI理论模型(Emotional Context Insensitivity,情感语境不敏感),采用能够诱发惊吓反应的被动观看情绪范式,测量惊吓眨眼反应及心脏减速的相关指标,以探究病理性心境恶劣人群中注意与情感倾向的模式。

2.研究方法

2.1 被试

研究共有90名有效被试,其中38名被试为病理性心境恶劣组(女性34名,平均年龄22.2岁),52名被试为控制组(女性46名,平均年龄22.4岁)。

2.2 实验材料

研究从国际情绪图片库(IAPS)选择了三种类型的图片刺激(愉悦、中性及非愉悦)各24张,作为刺激材料。

实验流程

在一个试次中,首先中央有一个白色的 “+” 注视点的灰色屏幕会呈现3000ms;随后图片出现并呈现6000ms;在图片开始呈现后300/1500/3500/4500ms时,会播放一个惊吓诱发的声音刺激,形式为白噪声爆发(100dB,持续50ms)所有图片以半随机顺序呈现,保证相邻两张图片不属于同一类型。试次间的间隔随机取值6000-8000ms之间,间隔时屏幕同样为灰色并伴随注视点,且间隔期基于四种时长也会给予相同的声音刺激。

2.4 数据采集和处理

实验采用eegoTM 系统进行信号采集。主要通过置于右眼下方的电极采集肌电信号,以测量惊吓反应的眨眼成分,在线滤波28–500 Hz。通过置于胸部的电极采集心电信号,在线滤波0.3–100 Hz。实时数据采集采样率为500Hz,电极阻抗保证在5kΩ以下。

对于肌电信号的处理,以声音刺激呈现后20-250ms区间内最大值为峰值,并结合试次间隔时的信号进行标准化处理。而对于心电信号的处理,以情绪图片呈现前的2000ms及呈现后的6000ms为时间窗,并通过与基线状态相减得到心脏减速的数据。

3.研究结果

3.1 惊吓眨眼反应(图1)

被试组别、图片类型的主效应显著,两者的交互作用也显著。具体来说,控制组的被试在观看不愉快图片时的惊吓眨眼峰值要显著大于中性图片及愉悦图片,但中性图片和愉悦图片之间没有差异;患有病理性心境恶劣的被试对于各类型图片的惊吓眨眼反应都没有差异。在观看不愉快图片时,患有病理性心境恶劣被试的惊吓眨眼反应要小于控制组被试。

被试组别与时间间隔的交互作用也显著。具体来说,控制组被试在声音刺激呈现开始时间为3500ms时的惊吓眨眼反应显著高于300ms。

眨眼均值 

图1. 不同组别在不同图片类型、呈现开始时间下的惊吓眨眼反应均值

3.2 心率降低(图2)

图片类型的主效应,图片类型与时间间隔的交互作用,被试组别、图片类型与时间间隔的交互作用显著。控制组被试在观看不愉快图片的0-3s内心率降低的程度大于中性图片;而患有病理性心境恶劣的被试在观看不愉快图片的3-6s内心率降低的程度大于中性图片。所有被试在观看愉快图片时心率降低的程度都大于中性图片,在3-6s时间窗内大于不愉快图片。

  心率值心率降低均值

图2. 不同组别在不同图片类型下的心率降低程度均值

4.结论

本研究发现患有病理性心境恶劣的被试和健康被试相比,对于不愉快刺激的惊吓增强反应更不明显,且对于负性图片的心脏减速反应表现出延迟。这些结果表明:该人群对于负性刺激的防御动机机制未得到有效激活,注意分配也出现延迟。本研究的实验范式在揭示病理性心境恶劣人群的注意和情感倾向相关功能障碍中或能提供重要参考。

5.文献及DOI号

Benvenuti, S. M., Buodo, G., Dal Bò, E., & Palomba, D. (2020). Attention and affect in dysphoria: Insights from startle reflex modulation and cardiac deceleration. Behaviour research and therapy,

DOI号: 131, 103626.